西王集团,山东互保圈又一个漩涡中心

点击了解选信托网   时间:2019-10-25 18:14

注: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大话固收,已获作者授权。

昨天,上海清算所发布通知,未收到西王集团短期融资券利息款项。

公告.png

目前尚无方案相关信息流出,但是展期是确定的了。号称“坚决不违约”的西王恐怕也还是要违约了。

这家中国500强,由明星赵薇代言的明星企业,2014年曾经以“不管几比几,不要转基因”广告词,直接与1:1:1的金龙鱼食用油杠上了。然而从2017年情况便急转直下。

与“现实版的大风厂”齐星集团互保,后遗症不断

此前在《山东互保圈》这篇文章里,我们着重梳理了山东东营的企业互保情况。除了东营之外,另一互保问题比较严重的区域,就是齐星集团和西王集团所在的山东邹平市。

齐星集团2002年由邹平电力集团改制为齐星集团,后进一步形成以齐星集团为核心的大型集团企业,业务范围包括热电、铝业、新能源、新材料、建筑房地产、铁路物流等。曾获“山东省AAA级信誉企业”、“山东省著名商标”等殊荣。彼时,齐星集团在山东当地相当风光,是邹平当地支柱产业,巅峰时期旗下28家子公司,员工12000余人。

然而,由于过度分散投资、自身经营管理方面存在问题,齐星集团的发展局面终于在2017年彻底失控。2017年7月26日齐星集团向山东省邹平县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由于和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中的大风厂相似国企背景和命运,被称为“现实版的大风厂”。

齐星集团破产时,债务高达上百亿元,涉及金融机构三十多家,除齐星集团内部公司之间错综复杂的互保外,外部担保也是隐忧重重。担保企业多数是当地的骨干大型企业,还波及到山东省内其他地区的大型企业。

而这其中,就有西王集团。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及下属子公司提供担保金额达29.073亿元,为最大担保方。到了2018年2月,因为齐星重整一拖再拖,西王代偿风险极大,遭遇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下调,2018年第一期短融债也因此迫于市场原因暂时取消。

眼看着波及西王集团,在当地政府干预下,法院裁定解除了西王与齐星集团的担保关系,但仍然要按照担保金额的10%承担担保责任。 

解除担保.png

截至 2018年6月26日,经审计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的担保金额为25.53亿元,实际需要承担担保金额为2.55亿元。当时,西王集团董事长王勇曾称:从泥潭里拔出腿儿了。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未起。

在本次“齐星互保”事件中,西王并不是唯一的担保人,还有一个共同担保人邹平县供电公司,担保金额为10.275亿元。毫无意外地,西王集团也是邹平县供电公司对外贷款的担保人。也毫无意外地,再次被担保拖了后腿。

2019年7月18日和9月19日,西王集团先后被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而执行事由,是为邹平县供电公司提供担保所致。西王对邹平市供电公司在威海市商业银行济南分行办理的流动资金贷款 6,000 万元提供担保,共同担保人为山东泰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及为邹平市供电公司在平安银行青岛分行办理的流动资金贷款 8,000 万元提供担保。

自身债务压顶,再融资情况不容乐观

根据西王集团2019年半年报数据,截止到6月30日,其流动负债合计163.68亿,占总负债比例为53.3%。流动负债中短期借款+应收票据+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之和(三者之和基本为一年内要支付的有息负债),总计78.24亿。

从其现金流量表筹资活动现金流来看,通过借新债还旧债情况也是难以为继。

现金流量表.png

(资料:西王集团2019年半年报)

19年上半年,借款和发债总计获得资金74.05亿,但是偿债与筹资活动总共支付了86.94亿元,筹资活动现金流为负。其实正是从齐星互保的2017年开始,西王的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开始转负,2017年-2019年上半年,该净额分别为-39.78亿,-46.88亿,-19.74亿元,借新已远不足以还旧。

更大的问题是,债券市场已经很明确的不再买账了。由于对外担保对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严重影响了市场对西王集团的信心。

2019年9月18日,西王集团原计划公开发行6亿元的“19西集05”债券,结果最终市场认购额仅为1.5亿元。

债券.jpg

而就在10月23日,原定于2019年10月22日进行网下询价簿记、10月23日发行的西王集团2019年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五期),宣布取消发行。

互保爆雷后踩踏违约,靠体制内补血也未必奏效

前文中提到西王被列入执行人,是因为向邹平市供电公司提供担保所致。截止3月末,西王为供电公司担保余额6.24亿,全部逾期。而供电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正是邹平市政府。对于西王的困境,政府也采取了一定措施尽力扶助。

今年7月底,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市三级政府共同成立30亿元重点企业发展基金,支持西王集团发展。其中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出资20亿元,滨州财金投资集团、邹平国投集团各出资5亿元。据介绍,该笔资金从8月30日开始陆续到位,截止目前已到位资金20.7亿元,预计10月底之前全部到位。然而西王的短融债在10月底前还是违约了,“看得见的手”还是失败了。

不管是为国企担保,还是靠城投纾困,山东这些大型民企与当地政府之间的利益关联,已经接近荣辱与共,何况还勾连着极为重要的税收和就业问题。

在互保事件之前,全国500强邹平市有三家,滨州百强邹平29家几乎占到三分之一。邹平一个县级市有四大公司,老大魏桥创业,老二西王集团,老三山东三星,老四齐星集团。

顶峰时,魏桥纳税额过百亿,就业员工16万人。西王集团税金13.6亿,员工1.6万人。山东三星税金过5亿元,员工5000余人。齐星4.4亿元,员工12000余人。

然而时过境迁,魏桥虽然雄风犹在,收入与利润均大幅度下滑。西王与山东三星主业均为玉米油加工,也同处于流动性恶化的漩涡之中。齐星集团则已破产重整。

其他身处邹平或者从邹平发家的大型民企,如钢铁企业广富集团、传洋集团银行贷款诉讼缠身,中融新大债券连续闪崩评级下调。董事长曾名列山东富豪榜第二位的长星集团,则更是早在2014年就破产重整,并且引发了邹平企业互保圈踩踏爆雷的序幕。

被执行人.png

正如小固在《山东互保圈》里提到的,民营互保形成的风险,会逐渐往体制内传导。不管是61.6亿元入主齐星集团,5亿元纾困西王集团,还是通过接受股权质押为山东三星提供支持,邹平国资都在这场互保风暴里,逐渐成为援助者和接盘者的硬角色。然而在2017年邹平国资债提前兑付前,最后公开的一份半年财报里,可以看到其总资产不过106.7亿元,净资产不过72.5亿元。而邹平刚刚撤县设市,2018年GDP相比于上年,已经下滑5.3%。

山东政信西王集团违约

相关内容来源于产品资料及公开信息,不构成具体投资建议,联系400-099-6690或关注右侧公众号获取个性化咨询服务。

您有需求,联系我们!

电话
咨询

400-099-6690

微信
咨询
扫一扫关注微信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