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伪央企违约,你以为的不是你以为的……

点击了解选信托网   时间:2019-10-09 15:29

1570606184315907.png没读过《西游记》也看过电视剧,虽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但是孙悟空打死的有名有姓的妖怪其实二十个不到,放走的就有数十个。其中在观音菩萨手上放走俩,莲花池中浮头听经的金鱼灵感大王和坐骑金毛吼赛太岁,太上老君手上放走仨,看管八卦炉的两个道童金角银角大王以及坐骑独角兕大王。高段位的妖怪对应高段位的神仙。每每在大圣抡起金箍棒的时候,空中传来“大圣且住手”,我们就知道大BOSS来了。

这种对背景格外青睐的现象,贯穿了上千年的传统文化,也反映在今天的金融市场里。所谓群魔乱舞之下,也分不清个上下,干脆就看谁背景过硬。比如最近有投资者在后台反馈,17年购买的一款“中企能源私募股权基金-中能润港1号“两年到期兑付不出来了。8月9日发了清算公告,30个工作日内成立清算小组,但是到目前为止,也没发出清算完成的公告。

网上现在还能看到该项目当时的简版宣传资料:

可以看到,无论是风控、还款来源还是项目亮点总结上,宣传方处处暗示“我们是一个央企项目哦”。

如果暂时抹掉这些似有还无的“央企”暗示,简简单单看项目的话,这是一个2年期年化收益9.9%的私募基金,交易对手为江苏润港石化和中能源电力燃料,其用途为收购盐城新伦石化股权。这两家企业是如何和央企沾上边的?我们一一来看。

不复存在的“国家电力公司”

润港石化2015年成立,主要历史股东有华宇天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庄卫翔和中能源电力燃料。其中华宇天德是2016年4月15日入股,按照2018年6月份的一份诉讼记录来看,华宇天德当时的入股,应该是完成一份《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即协调其母公司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为润港石化提供35亿元的融资担保,当事人三天后就收到了200万中介费,然而担保就再也没了下文,到18年就打起了官司。

再看宣传上反复提到的AA级央企中能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从股权结构图上追溯,疑似实控人为国家电力公司,听起来很牛是吧。然而实际上2002年12月底,原先的国家电力公司被拆为11家公司,包括大家熟知的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和葛洲坝,也就是说其实所谓国家电力公司已经不存在了。

划重点:国家电力公司自2012年12月已经不存在了!所以标榜国家电力公司的徒子徒孙的身份的可以歇歇了。

而这家背靠“央企大佬”的中能源,也已经深陷票据和私募违约被追索的诉讼漩涡中去了。2019年9月16日,中能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来源: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违约从来不是一蹴而成的,关于这个中能源电力,在本项目违约前就有不少黑料。去年曾经被热门报道涉嫌自融的上海宇艾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供应链系列产品,受让的电子商票出票人正是中能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更为可笑的是,上海宇艾的控股股东,正是中能源电力自己。儿子与老子打起了官司,但是老子竟然坚称儿子收到的商票都是假的,不是中能源的公章,是私刻公章。2016年震惊银行业的电子商票造假案里,涉假票据的收款人之一,就有中能源电力。

打着“央企”擦边球的管理人

除了“央企”融资方,这个项目还宣传管理方“中企基金”也有央企基因。两个总得真一个吧?

还别说,查阅资料可发现,中企基金最早的实控人为自然人徐强,2018年1月份,实控人变更为中海海洋开发公司,后者的股东为国家海洋局机关服务中心;到了2018年7月份,一转身管理人的实控人又变成了一个叫中际金鼎实业的公司。目前公司股权结构图如下所示:

听名字就不同凡响是不是,背后肯定有大佬,果不其然,背后实控人竟然是人民日报,对,就是你知道的那份领导人每天必看的报纸。

因此,从股权结构上来说,中企基金背靠“人民日报社”也不算胡吹,虽然是孙公司的孙公司,但关系是真实存在的。查看人民日报社投资的8家基金公司列表中,中企基金赫然在列。

然而,即使这个央企光环为真,基金公司总要营业的,中企基金在市场上表现如何呢?

在基金业协会备案查询,中企基金目前备案项目总共有4个,除了晗月酒店,其他3个项目的交易对手都是中能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目前,除了中能润港尚未能完成清算,中企医养私募5月份也传出利息无法支付的传闻,其到期日为下个月中旬。

说完这个中企基金,我们再退回一步,讨论一个问题,人民日报社究竟是不是央企?

在《伪央企》一文中,小固提到,目前全国仅有96家央企,央企清单发布在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官网上,也可以后台回复“央企”获得。这96家央企名单中,【人民日报社】并不在列。

小固教大家一个简单的判断方法,既然是“央企”,首先得是个“企业”。所有央企全称后面全为“有限公司”或“有限责任公司”“人民日报社”本身属于一个新闻机构,连个企业的身份都没有,谈何央企。

除了“人民日报社”,还有“共青团”,“XX外贸局”“XX行政管理局”“XX培训中心”“XX院”等等五花八门的事业单位,看上去高大上,但实际上旗下往往有不少浑水摸鱼的公司,通过各种嵌套的股权关系,打着中央、国务院的旗号圈钱融资。一旦出问题,找这些事业单位是没用的。举个例子,马爸爸有钱是公认的,但是马云的曾祖爷爷的表弟的外甥的表侄女的舅奶奶的孙子借了钱不还,你找马云,大概连门也摸不着。

我们之前八过的伪央企中科建发,跟国家沾边的实际控制人为中国科学院行政管理局黄金海岸培训中心,这虽然是一家成立于1995年的老牌国企,但所属行业为“住宿业”,除了中科建发,旗下还有加油站、招待所、电梯维修,甚至还有农场。中科建发违约了,有人找这个培训中心吗? 

投资不相信信仰

上面我们说来说去,讲的都是伪央企。是不是“真央企”就没事了呢?

也不尽然。信托公司里正儿八经的央企子公司不在少数,除了硬着头皮刚兑的,该违约的还是不会缺席。何况这一轮刚兑了,下一轮呢?

从中城建到中城投,从中科建设到南京建工,从华宇经济到中能源,一个个无非是挂着央企国企的皮,深藏的却是资本乱舞的心。迷信城投信仰、央企光环,沉迷于华而不实的销售话术,与本金完全不成比例的蝇头返点,也许能获得一时的内心安定和“赚到了”的感觉,但一旦风浪来临,最先吃亏的就是这些漏水的船。

说到底,投资不相信信仰。丢开一切光环,一切回到交易对手的深度筛查上去。上述中能源电力在16年就有信用污点,如果早一点发现,17年的坑或许就能躲过去。投资的毒药,往往就藏在一切不假思索的相信中。

信托案例信托风险

相关内容来源于产品资料及公开信息,不构成具体投资建议,联系400-100-7599或关注右侧公众号获取个性化咨询服务。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信托公司也受骗,如何拆招?

您有需求,联系我们!

电话
咨询

400-100-7599

微信
咨询
扫一扫关注微信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