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标违约下半场AMC入局,是来接盘你买的信托吗?

点击了解选信托网   时间:2019-12-11 11:25

昨天,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在今年隐性债务风险化解的过程中,监管部门已允许融资平台公司债权人将到期债务转让给AMC相应地, AMC将继承原债务合同中的还款承诺、还款来源和还款方式等权益。

并指出,按照监管要求,AMC需对融资平台公司债务进行实质性重组,但不得通过收购到期债务的方式变相提供融资。

对这条新闻,各方人士反应不同。朋友圈里的理财师纷纷转发,表示“城投信仰又多了一个理由”、“国家队来了”等等;但有投资者就直接灵魂发问:

这个是不是又搞出来收割投资人的?

此情此景,小固觉得似曾相识:


2018年3月,MSCI明晟宣布将A股将纳入新兴市场指数,当时市场兴奋了好大一阵子,不少人认为指数巨头资金进来,A股繁荣将指日可待;然而一年半过去,上证指数由2018年3月的3333点走到了今天的2914点。


MSCI对A股市场有没有推动作用呢?答案是毋庸置疑的,毕竟数千亿的资金体量入场;作为A股股票投资者,如果仅仅根据MSCI的决定做自己的投资决策,无疑是愚蠢的。

目前非标城投债的违约可以说走到了一个深水区,不知道明天会轮到谁会成为“金融难民”。这个时候监管部门允许AMC进场接收债务,背后的深意需要去思考。粗暴地认为AMC是多金的“救世主”,未免过于乐观;但对AMC的实力和体量不了解,忽视这个信号,也不算妥当。


不可忽视的AMC体量


所谓AMC,全称Asset Management Companies,即资产管理公司。跟大家印象中的“资产管理”不同,这里的资产管理对接的不是个人,而是金融机构。AMC专为化解金融机构风险而生。
 
1999年4月,我国第一家AMC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在北京挂牌成立,承接建设银行3730亿元的不良贷款。此后1999年10月华融资产、长城资产和东方资产相继成立,合计接收了1.5万亿元的不良贷款。

至2018年底,四家全国性AMC的总资产规模合计已经接近5万亿元(达到49628.02亿元)。


目前我国隐性债务方面的违约没有公开数据;但是拿当前市面上公开的非标违约体量来说,远还未到四大AMC来接盘的地步。于是就有悲观的预测出来:既然拿出了高射炮,说明不是打蚊子,很可能是要打“怪兽”了,是不是明年非标债务违约要扩大化了?

窃以为,重点在后半句“按照监管要求,AMC需对融资平台公司债务进行实质性重组,但不得通过收购到期债务的方式变相提供融资。” 按照监管意向,AMC进来是做“实质性重组”的,所谓重组,实际上就是市场化地统筹和配置融资平台资源。


换句话说,AMC的角色,并非“救火队长”,而是“市场化处理的引导者”。


市场化,意味着城投资源和债务的“优胜劣汰” 


一个人要想还债,首先是要看看自己手上的帐。一方面卖资产筹钱,一方面催别人还账。城投公司也不例外。要想市场化处理债务,首先要算算手上的资源能卖多少钱。

对融资平台而言,市场化无非两个方面:

  • 资源的市场化:
城投公司的资源首先是政府注入的土地储备;然后是重大基建项目的建设和收益权;城市公共资源;城市空间资源(如停车场、公交站广告);城市旅游资源等。如何盘活这些资产,这是进行市场化处理的核心问题。

  • 债权债务的市场化:
城投平台手里往往有大批对应政府的应收债权;相应的,由于历年的融资,平台也都有大量债务包袱。

在这两方面的市场化,AMC都能派上用场。作为资产处置专家,AMC拥有丰富的债务审核、资产确权、资产评估管理、债务重组、资产重组等方面的经验和专业人才,能够更好地评估融资平台的资产和负债。

同时,市场化首先得有市场,AMC带着经验和资本入场,就有助于这个市场的形成。先有了交易对象,才能谈交易空间和价格。而无论以何种形式交接资产,市场化处理的后果,无非意味着四个字-“优胜劣汰”。对精明而不缺钱的买家而言,优质的资源能够卖到更好的价格;但如果是劣质资产,市场化原则下卖不出价,AMC也难以接盘。


地方性AMC吸纳能力或可作为决策参考
 
目前大部分关于AMC的讨论,都是在四大AMC的预设下进行的。但实际上除了四大AMC之外,目前的58家地方性AMC也不能忽视。

 地方AMC虽然不属于金融机构,但从审批上而言,真正的AMC除了需要省级政府授权之外,还需要取得银监会的备案;但在业务范围上被限制在“省内”。
 

区别.jpg


地方AMC深耕本地市场,更了解本地的产业政策、优势行业及其区域分布,更熟悉属地的司法和信用环境,以及更容易获得其他与资产处置等相关的各类信息,具备地方信息优势。

再者,由于地方AMC大部分为地方国资背景;现在允许地方AMC接收收购到期债务,相当于给地方政府多了一条融资平台债务的高效处置通道。以前的地方AMC可能仅能收购地方不良资产;但现在可以直接收购到期债务,对需要解决出路问题的地方政府而言,可谓又多了一张便利的“牌”可以打。

当然,地方AMC的容量有限,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45家地方AMC中,总资产最大的为773.52亿元,平均总资产105.6亿元。(来源:普益标准)指望全靠地方AMC来接盘违约债务恐怕是行不通的,再说即使AMC接盘也要打折;但从不良资产处理的“后路”来说,地方AMC无疑为投资者提供了新的角度。

个人感觉,如果说四大AMC入场,贡献的更多的是市场化的规则和经验;那地方AMC的入场,可能就会是实实在在的接盘和处理了。这就给我们挑选融资平台项目新的角度:下次投资地方平台债务项目前,不妨先查查这个地方的AMC股东背景和资产实力如何。


AMC信托违约信托风险

相关内容来源于产品资料及公开信息,不构成具体投资建议,联系400-099-6690或关注右侧公众号获取个性化咨询服务。

您有需求,联系我们!

电话
咨询

400-099-6690

微信
咨询
扫一扫关注微信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