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最惨债权人:前踩雷贾跃亭,后遇罗永浩,中间还合作共享单车

点击了解选信托网   时间:2019-11-04 17:15

昨天热搜一出来,小固一边拜读罗老师的自白声明,一边在心里感叹:果然是大师,连成为老赖都能这么有情怀。


全文太长,我们就不贴了,先是说清债务情况,锤子科技最多时共欠了6个亿的债务,其中包括罗老师个人担保的1个多亿;后文提到目前已经还了3个亿。


罗老师接着给大家科普:有限责任公司可以破产清算,然后重新创业会轻松很多,但自己不想这样做,因为不想让债权人和投资者“彻底失去希望”。文章最后当然是上升到情怀,罗老师把自己比喻成一个战士,并声称会“卖艺”还债。

 

图片1.png


底下评论区当然是一片体恤和赞扬,称从未见过如此有情有义的“老赖”;干干净净地挣钱是可能的,“即使是在中国”(emm……);还有人把罗老师比喻成不善权谋的乌江项羽,营造出一种被资本陷害的悲情感。建议说这句话的人重新复读下历史,看看被项羽活埋在新安城外的二十万人同不同意。

 

图片2.png


既然是老赖,除了债务人,肯定还有个债权人申请才能执行。查了下此次签发限制令的法律文件原文,申请执行的是一家“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


图片3.png


具体的纠纷内容在之前的判决书上可以查到:

 


简单来说:

  • 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自2017年5月为锤子科技生产手机充电器,一共产生了3755991.6的货款;到2018年11月1日时,锤子科技仅仅支付了5万(1/75)。


  • 辰阳电子拿不到钱后起诉,双方曾签订一份《债务处置协议》。具体是:锤子科技在2019年1月31日前支付1111797.48元;剩下的2594194.12元延长到2022年1月31日前支付。


  • 显而易见地,本案发生了二次违约,锤子科技一毛钱也没付。不但没付钱,锤子科技先是6月份提起上诉,要求本案放到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管辖(懂的人都懂为什么),结果被法院驳回了。


  • 到了11月,辰阳电子再上诉,锤子科技连法庭都没露面:

 

图片6-未出庭.png


就是这三百多万的欠款(而非3个亿),导致罗老师上了老赖的单子。所以有些人嘴上说着“不让债权人彻底失望”,实际上连面都不愿意见了。


冷漠.jpg



曾先后踩雷乐视网、共享单车


然而小固又翻了翻这家公司的上诉记录,发现辰阳电子的催债经历堪称教科书版踩雷大全。在2016年之前,辰阳电子仅有一笔108000元的小合同欠款纠纷;2017年之后,画风突变,踩上了几千万的大雷。


2017年5月,辰阳电子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被申请人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银行存款人民币4050万元或查封其等值的其他财产,并已提供担保。

 

图片7-乐视.png


2017年发生了什么,贾跃亭老师出国了啊!补一下“为梦想窒息”的贾老师近况:


  • 10月14日,贾跃亭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在发布的《有关贾跃亭先生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声明》,称贾跃亭90%以上的债务都是替公司担保的债务,截至目前,已替公司偿还债务超30亿美金

  • 然而声明发布仅一周,就遭到了乐视网的回怼声明,声称30亿美金是贾跃亭单方面统计结果,乐视网一毛钱现金没收到。(原文见上市公司公告)


债务小组还在声明中称:


贾跃亭放弃了简单、低成本的个人破产清算,而选择了吃力不讨好的个人破产重组。


颇有一种“挽狂澜于既倒”的悲情气质,这跟罗老师的“很多人都选择破产而我没有”有异曲同工之妙。难怪罗老师现在和贾跃亭有一种“老赖惜老赖”的感觉。

 

惺惺相惜.png

我们把视角回到辰阳电子,除了乐视的4050万冻结资产(未公布具体债务额),这家公司2018年还起诉了一个天津顺天电动自行车有限公司,这个公司干啥了?


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png

 

判决书没有公开合同金额,但简单查了一下,该公司已经被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公司”。


2017踩雷乐视网,2018年踩雷共享单车,2019年又遇上了锤子科技,这就好比出门就下雨,躲雨又被雷劈。如此精准踩点,辰阳电子堪称“最惨债权人”了。



当代债权人的自我修养:活下去


锤子科技的失败意味着什么?

据《融资中国》2018年的统计,锤子科技自2012年成立6年以来,总共进行了8轮大规模融资,累计获得资金超过17亿元。其中包括成都市政府2016年送来的10亿救命钱:政府出资6元,其余4亿为私募基金。

锤子科技失败后,这17亿融资怕是难收回了。


其次是债权部分,根据罗永浩自白书的内容,总欠款6亿,已还了3个亿,还有3亿没还。这3亿欠款背后的债权人如今怎样了?


江辰电子的经历,可能仅仅是资本寒冬里一个供应链上的小厂商的缩影。连续踩雷给江辰带来了不小的压力,自2017年以来,注册资本 6890万的江辰电子,半数身家都押给了银行做贷款。 



贷款.png



 辰阳电子这样的中小企业,银行来催收的时候,说一句:“我等罗老师卖艺还款”;或者 “我等贾跃亭信托基金还款”试试,分分钟被抽贷。


自从“破产”被发明后,“欠债还钱”不再被视为天经地义,债务人动不动破产警告,债权人还要小心翼翼维持对方信用。罗老师的自白书发布后,立刻就有媒体乌泱泱的地转《罗永浩:2019年最惨的男人》,文章内容仍然是重复罗老师东北小县城辍学的出身,屡败屡战的创业历程和率真骄傲的理想主义人设。到底是欠债没还的债务人惨,还是仅收到1/75货款的债权人惨?


罗永浩在微博上说,失败了仍然“被夸的像花一样”。鲜少有人关注的是,同样背负着巨额贷款的债权人,无艺可卖无资可筹,“活下去”,可能是他们唯一的情怀和信仰了。

违约

相关内容来源于产品资料及公开信息,不构成具体投资建议,联系400-099-6690或关注右侧公众号获取个性化咨询服务。

您有需求,联系我们!

电话
咨询

400-099-6690

微信
咨询
扫一扫关注微信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