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春节以来,哪些信托“疑似”违约了?

点击了解选信托网   时间:2020-02-11 17:46

注:文章转载自trust-321,已获得作者授权。


《新冠疫情对信托违约》的影响中,小固提到,整体来说,疫情在当前阶段是有可能导致信托违约率进一步提升的。那么,究竟是哪些项出现或者疑似出现违约呢?


关键词一:云南盈江县



云南盈江县有两个新增违约项目。

一个是在《云南新增违约》中提到的“海航润盈1号”

融资主体:云南盈恒投资开发有限公司

资金用途:用于盈江县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小学阶段学校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风控措施:

1、保证担保:盈江县兴盈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2、土地抵押:盈恒公司提供土地/房地产使用权抵押,抵押率不超过50%;

3、应收账款质押:盈恒公司提供应收账款质押,质押率不超过85%。



还有一个是成立于2017年12月的迈科滇宏资产管理计划

规模:5亿

期限:24个月

资金用途:

主要是用于盈江县南部新城区市政道路建设项目及补充融资人融流动性资金

融资主体:云南盈恒投资开发有限公司。

担保主体:盈江县兴盈投资开发公司。

增信措施:

1、应收账款转让:提供对盈江县不低于6亿元应收账款

2、保证措施:兴盈投资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值得关注的是,中江信托在2017年2月和4月分别成立了金马527号和金马528号,两年期部分已兑付,3年期本金即将到期:

资金用途:用于盈江县环城西路工程建设。

融资主体:云南盈恒投资开发有限公司。

担保主体:盈江县兴盈投资开发有限公司。

增信措施:

1、云南盈恒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2宗房产抵押

2、盈江县兴盈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关键词二:吉林松原市



国通信托的方兴463号松原城开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疑似展期:
 


交易结构.png



该项目很可能是吉林省首个地级市政信信托违约项目2019年7月,该项目融资方董事长焦洪学自动投案,引发媒体关注。

政信信托的违约,往往与当地政府的腐败问题密切相关,不过方兴463号尚不明确具体违约原因。


一个不妙的消息是,2019年12月,本项目担保方——AA主体“松原城开”被法院出具了限消令,意味着担保方资金也比较紧张。

关键词三:甘肃庆阳市


最近有投资人反映,自己投资的“光大信托-信益21号甘肃庆阳”也遭遇了展期。

该项目要素如下:

投资对象:

融资人拟将我公司提供的信托资金用于“气化庆阳”项目建设 。

增信措施:

1、庆阳经投(主体信用评级AA)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2、融资人子公司庆阳能化集团宏泰置业有限公司提供土地抵押担保。

项目概况:

“气化庆阳”是庆阳市委、 市政府重点民生项目,项目于2016年和2017年完成项目近期部分的设计、勘测、设备采购、施工、调试、投产等工作,2017年12月底具体通气条件,2018年6月开始全面供气,实现庆阳市全市县通气。

融资方之前通过中泰信托发行的“庆泰1号”到期后已逾期半年。

无独有偶的是,2018年5月,庆阳市也因为一场反腐风暴引发了官场的“塌方式地震”,多名厅级官员落马,上了媒体头条。

腐败问题与市场化程度


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中,武汉市相关部门由于延误了最佳防控时机,和后期组织应对不力,招致了许多社会批评,而江苏和浙江的政府就由于机制透明、高效反应受到追捧。


大家批判的核心一点在于:官员手上掌握着巨大的公权力,如果用好了这个权力,很多悲剧其实是可以避免的。

可见,政府官员对于当地政治生态、经济建设和社会治理其实是有着巨大影响力的独山县一把手一手遮天,10个亿GDP,借债借到400亿;一把手被控制后,之前许多推进的项目就会面临无人接手的局面。吉林松原市和甘肃庆阳市的项目违约,背后都有一个或者一串官员腐败倒台的背景,虽然难说是项目违约的直接原因,但对项目不能正常运转的促进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政信项目说到底是政府信用,政府信用的实施和当地政治生态关系密切。小固建议,在选择跟政府相关项目投资时,当地政府的市场化程度应当成为一个考量指标。倒不是说市场化高就没有腐败,而是市场化程度越高,腐败越难以影响大局。

最后要提醒的是,在每个信托计划合同中,都会有一个“免责条款”:


发生下列任一情形时,信托当事人对于因下列原因而引起的损失可以免于承担相应责任:
15.3.1 不可抗力;15.3.2 受托人按照当时有效的法律法规或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的 规定作为或不作为而造成的损失等;15.3.3 受托人按照信托计划文件的约定进行投资造成的损失或潜在损失等。

本次“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就属于不可抗力,因此,目前的展期究竟是由于疫情导致的无法及时履约,还是项目本身不能正常运营,除非信托公司明确公告,目前还不能下定论认定违约。

也因此,标题中小固写了“疑似违约”。特殊时期,无论是到当地出差催款,还是企业复工、银行等金融机构内部对接可能都存在困难,这是实情。

说到底,疫情之下,焉有完卵。这几个违约项目,极端风险的概率都不大,很可能以短期展期结束。与其炒作恐慌情绪,不如静待秩序恢复,保持身心健康始终是第一位的~

信托违约违约案例

相关内容来源于产品资料及公开信息,不构成具体投资建议,联系400-099-6690或关注右侧公众号获取个性化咨询服务。

您有需求,联系我们!

电话
咨询

400-099-6690

微信
咨询
扫一扫关注微信
返回
顶部